实际施工人起诉承包人与发包人时是否受到仲裁条款的限制

     【摘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下称“《建设工程合同司法解释》”)第26条规定:“实际施工人以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为被告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该规定突破了合同相对性,使得实际施工人可以向没有合同关系的发包人主张权利。

根据《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28条及《民事诉讼法》第33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按照不动产纠纷确定管辖,即由不动产所在地人民法院专属管辖。但实际施工人与承包人、承包人与发包人之间各自签署了施工合同,两份合同中均可能存在约定仲裁管辖来排除法院专属管辖的情况。实际施工人根据上述规定向发包人、承包人主张权利时是否受到仲裁条款的限制呢?以下为最高人民法院在两个案例中体现的观点。

 

一、承包人与发包人约定仲裁管辖,

实际施工人行使诉权不受仲裁条款的限制

 

     【案例索引】          

最高人民法院  (2014)民申字第1575号

荣盛(蚌埠)置业有限公司与王修虎、合肥市华星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工程概况】 

发包人:荣盛(蚌埠)置业有限公司

承包人:合肥市华星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实际施工人:王修虎

 

    【案情】          

实际施工人向法院起诉,要求发包人、承包人支付工程款。发包人在一审、二审均以实际施工人与承包人之间签订的施工合同中“可向原告住所地人民法院”属约定不明;本案的合同履行地和被告住所地均在彭埠,请求将案件移送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一审、二审法院以该合同约定管辖有效为由裁定驳回发包人的管辖权异议。

发包人又向最高院申请再审,称其与承包人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明确约定如发生争议由蚌埠仲裁委员会管辖,实际施工人根据《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一》第26条向发包人主张权利,具有代为请求的性质,因此应受到该仲裁条款的约束。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承包人与发包人的施工合同约定仲裁的情况下,实际施工人依据26条向承包人、发包人主张工程款时是否受到该约定仲裁的限制?

最高院认为实际施工人不受该约定限制。《建设工程合同司法解释》第26条第2款的规定是一定时期及背景下为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一种特殊制度安排,其不等同于代位权诉讼,不具有代位请求的性质。同时,该条款规定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目的是防止无端加重发包人的责任,明确工程价款数额方面,发包人仅在欠付承包人的工程价款数额内承担责任,这不是对实际施工人权利范围的界定,更不是对实际施工人程序性诉讼权利的限制。实际施工人向发包人主张权利,不能简单地理解为是对承包人权利的承继,也不应受承包人与发包人之间仲裁条款的约束。事实上,实际施工人也无权依据发包人与承包人之间的仲裁条款向蚌埠仲裁委员会对发包人提起仲裁申请。

 

二、实际施工人与承包人约定仲裁管辖,

实际施工人不可向法院起诉承包人、发包人

 

   【案例索引】          

最高人民法院  (2014)民申字第1591号

中交第二公路工程局有限公司、兰渝铁路有限责任公司与甘肃杰出建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工程概况】   

发包人:兰渝铁路有限责任公司

承包人:中交第二公路工程局有限公司

实际施工人:甘肃杰出建筑有限公司

 

    【案情】          

实际施工人向法院起诉,要求发包人、承包人支付工程款。承包人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其与实际施工人之间签订的《施工总价承包合同》第24条约定的仲裁条款有效,排除了人民法院主管的范围,法院无管辖权。二审法院支持了承包人观点。

实际施工人向最高院申请再审,认为发包人与承包人之间的合同关系是本案的基础法律关系,实际施工人基于代替承包人实际施工行为而享有的权利义务应当受到发包人与承包人之间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约束。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实际施工人与承包人之间的施工合同约定仲裁的情况下,实际施工人依据第26条向发包人、承包人主张工程款时是否受到该约定限制?

最高院认为实际施工人受到该约定仲裁限制。《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26条第一款确立了实际施工人工程价款请求权的一般规则,即实际施工人可以依法起诉与其具有合同关系的转包人、违法分包人;第二款明确了实际施工人工程价款请求权的例外救济,即实际施工人可以要求发包人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本案中,实际施工人主张工程价款的基础法律关系是其与承包人之间的合同关系,而双方在合同中约定了仲裁条款,排除了法院管辖权。故应当驳回实际施工人的起诉。

 

   【指导律师点评】      

《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28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按照不动产纠纷专属管辖,因此,当事人往往会约定仲裁以规避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专属管辖。目前司法实践中,尽管各地法院对于实际施工人依据《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26条起诉发包人进行了限缩,但此类案件仍然大量存在,由此也引出了本案存在的问题。

上述案例中,最高院的主要观点可以概括为:

第一、实际施工人提起诉讼或仲裁的确定依据为其与承包人(转包人、违反分包人)的合同;

第二、《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26条的依据并非代位权,因此,发包人与承包人之间的仲裁约定不约束实际施工人。

但是,对于上述第二点即《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26条性质一直存在重大争议:其性质究竟代位权,还是直接突破了合同相对性、创设了规则。如最高院在《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二征求意见稿》第24条又规定“实际施工人依据合同法第七十三条规定,以转包人、违法分包人怠于向发包人行使工程款等债权,损害其利益为由提起代位权诉讼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从该条文看,最高院似乎又倾向于其性质是代位权。

因此,期待最高院在《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二》正式发布时,对实际施工人问题予以明确,以统一程序和实体规则。

 

版权声明:除另有说明外,本文均是本签约作者原创,著作权归本公众号所有。欢迎关注和分享。媒体转载,必须在文章第一段前以加粗等显目方式注明:

指导律师:郦煜超;撰稿人:韩亚菲

来源:沪鑫官网:http://www.huxinlawyer.com/

责任编辑:蒋成嘉

weinxin
我的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