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包人出具放弃优先受偿权的承诺函,律师另辟蹊径为承包人争得优先受偿权

一、工程概况         

发包人:XX投资开发有限公司

承包人:上海XX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工程地址:XX国际花园,位于昆山市玉山镇

工程面积:约8万平方米。

承包范围:共41幢建筑单体,分为A标段、B标段、B标段39-41#

工程造价:约2.4亿元

质量要求:100%合格,争创昆山市优质工程

 

二、接受委托时的背景         

发包人与承包人就本工程的41幢单体工程分A标段、B标段、B标段39-41#楼分别签订了三份施工合同。

本工程竣工验收后,发包人一直拖延本工程造价的审核工作,拖欠了承包人巨额工程款。此种情况下,承包人前来本所咨询。为避免本工程按照三份施工合同来分别计算主张优先受偿权的期限,本所建议承包人将本工程作为一个整体工程提起诉讼,承包人接受本所意见后,委托本所林镥海律师和郦煜超律师作为本案代理律师。

 

三、诉讼                     

在本案诉讼过程中,发包人向法院提交了一份非常关键的证据,即承包人向案外人信托公司及发包人出具的《承诺函》,承包人在该《承诺函》中明确对于发包人享有的工程款债权,在信托公司与发包人之间《信托贷款合同》项下的贷款本金、利息及其他相关费用未获全部清偿之前,承包人承诺不向发包人要求偿还该债权项下的任何本金、利息或其他费用。

本案最关键的争议焦点就是承包人是否享有优先受偿权的问题,主要包括:1、《承诺函》是否导致承包人丧失优先受偿权?2、本工程的竣工日期如何确认,即承包人主张优先受偿权是否超过了法定期限?

针对该争议焦点,本所律师充分向法院阐述了以下观点:

第一,该《承诺函》并未实际履行。

在信托公司和发包人之间,除了存在《信托贷款合同》以外,还存在一份《资产收益财产权信托合同》,根据其他法院的生效民事判决书查明的事实显示,《信托贷款合同》中的约定内容仅为表面形式,并非真实意思表示,信托公司也未根据《信托贷款合同》向发包人进行放贷,即《信托贷款合同》并未实际履行。事实上,承包人出具该《承诺函》,非常明确指向和针对该《信托贷款合同》,是对该合同项下债权的保护性承诺,其效力依附于《信托贷款合同》。因《信托贷款合同》并未得到实际履行,故《承诺函》也失去了履行的依据和对象,同样无需履行,由此,承包人并未丧失优先受偿权。

第二,本工程虽然分为三个合同、三个标段,但41幢单体是作为一个整体工程来进行施工的,应当统一计算竣工日期,而不应割裂开来分别计算竣工日期。

本案中工程价款的结算和支付,以及施工组织设计、开工报告、竣工报告,立项、规划等文件都是一个整体合同来履行的,从来没有加以区分,也无法分开。因此,应当认定本工程是一个整体工程,对本工程的竣工日期也应当认定为最后通过竣工验收的单体的竣工日期,以此计算,承包人行使优先权并未超过期限。

最终,本案的二审法院最高人民法院认可了本所律师的上述观点,判决认定承包人对本工程享有优先受偿权。

 

点评                     

本案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承包人向第三方出具类似于放弃优先受偿权的承诺函的案件,本所律师通过仔细推敲《承诺函》的表述,并成功找出突破口,为承包人扳回优先受偿权,保障了当事人上亿元工程款债权的实现。

 

weinxin
我的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