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用《合同法》若干解释,实现建筑工程优先受偿权

来源:浙江沪鑫律师事务所

1995年5月16日,浙江省BB工程建设总承包公司(简称BB公司)与浙江AA市AA实业有限公司(简称AA公司)签订了一份关于承建AA大厦的建筑安装工程承包合同。合同约定,AA公司将AA大厦发包给BB公司承建。

合同签订后,BB公司依约进场施工,由于AA公司未按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导致原告停工。双方遂产生纠纷,BB公司诉至法院,要求AA公司支付工程欠款613.9582万元。

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此案后,认为BB公司在起诉时提供的工程决算书,系由BB公司单方编制,认为该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由此认定BB公司未能完成自己应尽的举证责任,应承担对己不利的法律后果。为此,法院判决驳回BB公司的诉讼请求。

我所接受BB公司的委托,指派主任律师林镥海、资深律师鲁宏作为BB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在一审结束后,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代理人查阅了大量资料,对涉及本案结果成败的证据问题进行了深刻的论证,认为:

1、BB公司在一审过程中提供的工程预算书已足以证明AA公司拖欠工程款的事实;在AA公司未提出异议的情况下,一审法院以该证据是BB公司单方提供为由认定无法证明BB公司诉讼请求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2、为使本案快捷准确审理,代理人同时请求法院进行司法审价,明确AA公司拖欠货款的数额;

3、虽然合同约定的工期自1995年5月30日至1996年10月1日,当时《合同法》尚未实施,但根据最高院“关于适用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一条的规定,建筑工程优先受偿权问题当时的法律没有规定,可以适用合同法的有关规定。据此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代理人要求确认BB公司对AA大厦的拍卖款或折价款有优先受偿权。

经综合审查,二审法院采纳了代理人意见,作出终审判决:撤销一审法院的民事判决,判令AA公司支付拖欠的工程款共计224.6881万元给BB公司,同时认定BB公司对讼争工程的拍卖款或折价款有优先受偿权。

 

点评:

单方提出的结算依据是否可以成为诉讼的有力证据,主要在于合同的具体约定。故在签订合同时应加以重视。法律的一个特性在于其可能具有溯及既往的效力,本案合同签订实施虽然在《合同法》颁布之前,但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其对特定时间范围内的合同纠纷同样适用。在我所律师的努力下,确保了BB公司对AA大厦的拍卖款或折价款有优先受偿权,使其合法权益得到了有效的保护。

weinxin
我的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