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运用《合同法》及“阴阳合同”,为施工企业争取更多应得的工程款

 

一、工程概况

发包方:上海XX开发建设有限公司

承包方:XX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工程名称:上海XX商品住宅工程I标总承包工程(以下简称“本工程”)

工程地点:上海XX区

合同造价:2.1亿元

合同工期:735天

二、合同签订及履行情况

2005年11月,承发包双方经过正式的招投标后签订了《总承包合同文件》,该合同合法有效且约定合同造价为2.1亿元(总价包干)。后在合同履行过程中,由于出现材料、人工价格大幅上涨等情况,双方对工程造价进行协商并达成一致意见:本工程最终结算绝不会让承包方亏本。可在工程进入结算阶段时,双方始终未就“不亏本”应如何结算协商一致。经承包方估算,本工程成本价应总计为280,631,547元,除承包方已收到的工程款外,发包方仍应向其支付土建工程款110,315,999.07元。而发包方却认为本工程价款应按《总承包合同文件》进行支付,实行总价包干,对承包方提出的请求不予认可,双方遂产生争议。后承包方委托我所解决这一难题。

三、仲裁

2012年7月承包方委托我所向上海市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仲裁请求:要求发包方支付拖欠的土建工程款110,315,999.07元;同时支付逾期付款利息31,329,743.76元(自2008年2月1日起算,暂计至2012年6月30日,要求裁决至裁决履行之日止)。

发包方认为双方并未达成新的结算协议,即使达成,该协议也因对《总承包合同文件》的实质性内容作出了变更而构成“阴阳合同”,应以中标并经备案的原合同作为结算价款的依据。

本案中承包方在施工过程中,极少办理相关签证及索赔,对“成本价”未留下足够的证据予以证实,这在仲裁过程中给自己设置了一道难题。

本案的争议焦点主要为:第一,双方是否达成的新的结算协议,如达成,是否有效(是否构成“阴阳合同”);第二,如何理解“不亏本”,以何标准来确定成本价。

四、结果

我所律师在仲裁过程中,充分运用《合同法》要约与承诺的理论、《招标投标法》精神及“阴阳合同”的法理基础,结合本案合同在履行过程中的实际情况,迫使对方接受了调解,发包方同意在扣除承包方应承担的费用后,支付承包方工程款3,262,072.62元,并一次性补偿承包方44,000,000元。

weinxin
我的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