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约行为与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之辩

【案情】

2013年4月25日,置业公司的两个股东,即原告周某与被告罗某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下简称“《协议》”),约定将原告持有的置业公司的12%的股权全部转让给被告罗某。同时,《协议》第二条转让价款约定:股权转让款按照原告实际出资额的60%计算,共计1807.2万元。《协议》第三条付款时间约定:被告罗某需在协议签订之日起60日内全额付清股权转让款,如果被告罗某未能在约定的60日内足额付清,则本协议第二条约定的股权转让款按原告实际投资总额3012万元支付,并自协议签订之日起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4倍向原告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利息直至股权转让款付清为止。另一被告置业公司对此承担连带责任。

同年9月27日,也就是在原被告双方签订《协议》之后的5个月之后,被告罗某向原告支付了股权转让款1400万元。

同年12月23日,原告因催讨剩余股权转让款未果,遂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认为被告罗某已经超过双方约定的60日的付款期限,根据《协议》第三条的约定,股权转让价不能再按照1807.2万元而应该按照3012万元的全额转让价计算,这是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因此要求被告罗某按照3012万元的价格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以及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4倍支付欠付款项的利息,同时还诉请要求被告置业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法律法规】

《合同法》第45条规定:“当事人对合同的效力可以约定附条件。附生效条件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时生效。附解除条件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时失效。”第107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民法通则》第62条规定:“民事法律行为可以附条件,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在符合所附条件时生效。”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75规定:“附条件的民事行为,如果所附的条件是违背法律规定或者不可能发生的,应当认定该民事行为无效。”
   【法院判决】 

总的来说,本案十分波澜曲折,一波四折,一审输,二审赢,浙江高院决定提审是输(二审存在错误),浙江高院作出再审判决维持二审是赢,最终的结果确是十分有利于我方当事人。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协议》第三条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应该得到遵守,最后判决支持了原告的诉请。依据该判决,被告罗某因超过60日的付款期限,不管是超过1日还是超过5个月,都要多支付1200多万元的转让款本金(即3012万元-1807.2万元)。

因对一审结果不服,罗某委托了本所的两位律师进行上诉。后二审法院认可了我所对于上述争议条款性质的代理意见,认为股权转让款应为1807.2万元,争议条款应认定为违约责任条款,也即超过60日之后多支付的1200万元的性质是属于违约金。最终,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了一审判决,改判上诉人罗某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407.2万元,违约金600万元。置业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对于二审的结果,周某不服,向浙江高院提起再审,要求撤销二审判决,浙江高院同意提审,并于2016年1月驳回周某的再审请求,维持了二审判决。

【指导律师点评】 

本案的基本事实是十分清楚的,最主要的争议就在于《协议》第三条约定之性质和效力的认定,该条到底是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还是违约责任条款,以及与该约定相关联的股权转让价格的确定。

根据合同法等相关法律规定,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与违约责任条款的最大区别在于:内容是否变化。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最大特征是合同内容不变,但由所附条件的成就与否,来决定合同或着某一条款效力的发生或消灭。而违约责任条款的效力是确定的,但超过一定履行期限,出现违约行为,合同内容将发生一定变化,违约方要承担一定的违约责任。

在审判实务中,与此关联又容易混淆的问题就是,将合同义务认定为附条件合同或附条件民事法律行为中的条件,但合同义务不能成为条件。条件只是一种事实,是否能够成就不确定,如果条件没有成就,影响的就是效力;合同义务是确定的,对于合同义务的违反,构成违约。

具体到本案中,根据《协议》第三条,双方已经明确罗某的合同义务就是在60日支付1807.2万元转让款本金,这是确定的。双方还明确,一旦超过60日,不管是超过1日还是5个月,都要承担多支付1200多万元以及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4倍计算的利息的违约责任。换句话说,就是当罗某存在履行迟延的违约形态时,就对其进行一定的惩罚,对违约方的罗某具有道德上和法律上的谴责性和非难性。这是符合违约责任条款构成和设立目的的。

按照周某的观点,将《协议》第三条认定为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的话,那么股权总价就应该是固定、不变的,只有等约定的条件生效以后,这个固定价款的约定才生效。而本案中,固定价款的约定早已在签订协议时就生效了。而且,在超过60日之后股权价格不再是固定不变的了,还发生变化,从1807.2万元变为了3012万元,变成超过1日就要多支付1200多万元。这其实是自相矛盾的。再进一步说,如果将该条款认定为是附期限的民事法律行为,那么就意味着双方签订的《协议》要到60日之后才生效,并且要在这时候,由罗某向周某支付3012万转让款。那么,《协议》第二条对于股权转让款1807.2万元的约定就无实际意义了。而这显然不符合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

实践中,由于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而造成的违约行为的形态多样,如履行迟延、瑕疵履行等,针对不同的违约形态,当事人会对违约责任分别作出规定,如果把这些同本案几乎一样的约定认为是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也就是将附条件的范围扩大到合同义务,那么条件天然的不确定性将毁灭合同的确定性本身,所有的违约责任条款都会变成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同时,违约责任条款也将从合同法、民法理论中消失。
因此,本案中股权转让价格就是双方《协议》第二条约定的1807.2万元,《协议》第三条是违约条款,不是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或其他。

本案中争议的产生,即对违约行为与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的区分,在于律师对于两个法律行为是否结合了现有的法条以及民法的基本理论进行了深层的分析研究,不仅仅局限于表层的理解。

weinxin
我的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