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工合同解除时质保金的扣留问题

质量保修金系发包人与承包人在建设工程承包合同中约定,从应付的工程中预留,用以保证承包人在缺陷责任期内对建设工程出现的缺陷进行维修的资金。发包人应于双方约定的质保期届满后将剩余质保金返还给承包人。

但是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解除时,发包人是否有权依据施工合同扣留约定的质保金?对此,法律法规及最高院司法解释并未明确规定,各地法院裁判不一,笔者对最高院及江浙沪法院的案例进行了检索、整理及分析,以总结司法裁判的观点。

 

   【司法裁判观点分析】 

笔者以“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解除”、“保修金”为关键词在无讼案例上检索最高院及江浙沪地区法院的案例,截止本文撰写之日共检索到42例有效案例,就法院关于施工合同解除时质保金的返还问题的裁判规则做如下分析,并摘录部分法院观点:

 

一、扣留质保金

(一)合同虽解除,质保金仍应扣留,但各法院对质保期的起算时间有不同认定。

1、涉案工程合同虽解除,但实际已经竣工验收的,以竣工验收之日为质保期的起算时间

在(2012)锡民初字第0022号中,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双方之间的施工合同虽已解除,但因涉案工程最终已通过了整体的竣工验收……根据涉案工程的竣工验收情况,该笔保修金所对应的保修期在2014年6月30日届满(注:2012年6月30日通过竣工验收),故安富公司应支付天亿公司从2014年7月1日起至生效判决确定给付之日止以2476191.22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由于涉案工程已通过竣工验收,无锡中院依据合同认定竣工验收之日为质保期的起算时间。

2、涉案工程尚未完工时合同解除的,法院认定的质保期起算时间包括:工程交接之时、停工之日、合同解除之日、第三方进场施工之日等。

(1)在(2007)民一终字第10号(公报案例)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由于《施工合同》约定的工程保质期已过,质保金不再从工程款中扣除。”最高院及一审法院并未明确质保期的起算时间。

(2)在(2014)民申字第463号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由于双方已于2010年10月25日就已完工程办理了交接手续,至2013年12月31日二审判决作出之时已三年有余,远超出双方在案涉施工合同约定的土建工程1年、安装工程2年的质保期限,且发包人在本案中并未提供实际发生维修费用的证据,故二审法院在判决发包人给付工程余款时未扣留50万元质保金并不错误。”最高院认定涉案工程交接之时为质保期的起算时间。

(3)在(2012)宿中民初字第0102号中,江苏省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建设工程质量保修书约定以工程总价的10%作为保修金,且针对不同的工程项目约定了不同的保修期,因该保修书未对保修金的返还时间做区别规定,故应以双方约定最长的保修期五年届满之日起一个月内为准。涉案工程于2010年10月底停止施工,至今尚未超过五年,故瑞峰公司现无权要求良鸿公司支付该保修金。”宿迁中院认定停工之日为质保期的起算时间。

(4)在(2014)浙民提字第40号中,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工程质量保修书约定屋面防水工程等质量保修期为五年,电气管线、给排水管道、设备安装工程质量保修期为二年。但是双方当事人并没有进一步约定作为质量保修金的5%工程款在质量保修期满2年或满5年后付清。据此,本院酌定潇潇公司于合同解除后二年内支付该部分工程款。”浙江省高院认定合同解除之日为质保期的起算时间。

(5)在(2015)苏中民终字第00801号中,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承包人应就其已完工工程自第三方进场施工之日起承担质量保修责任,并按合同约定预留工程质量保修金。”江苏中院认定第三方进场施工之日为质保期的起算时间。

 

(二)涉案工程存在质量问题,法院支持发包人扣留质保金的请求。

在(2015)宁民终字第5253号中,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因案涉工程存在质量问题,在该质量问题修复前,原审法院暂扣工程质量保修金19800.92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在该案中,法院未明确质保期起算时间。

 

二、不扣留质保金

(一)施工合同已解除,质保金条款终止履行,法院不支持发包人要求按照合同约定扣留质保金的请求。(6例,占比14.3%

1、在(2015)民一终字第8号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采宏公司还主张,按照合同约定,工程款应扣除5%作为工程质保金,原判决将鉴定确定的工程款均判令由采宏公司支付不符合合同约定。本院认为,案涉合同已经解除,不应再按照合同约定扣除相应的工程质保金。在质保期间,如北京二建施工的工程出现质量问题,采宏公司可另行主张权利。

2、在(2013)浙甬民二终字第67号中,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因双方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已经解除,且工程尚未竣工,故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预留工程质量保修金,缺乏依据,本院难以支持。

 

(二)涉案工程另行委托他人施工,法院依据公平合理原则不支持发包人扣留质保金请求。

在(2014)沪一中民二(民)终字第2563号中,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因发包人违约而中途解除,承包人在未完成全部施工内容的情况下已经撤场,后续的施工内容被发包人另行委托他人施工,工程何时竣工已非承包人所能控制,在此情况下发包人仍主张保修金在整体工程竣工验收后予以返还显然有违公平合理原则。”

 

(三)为避免当事人诉累,法院支持承包人要求发包人支持所有已完工程价款的请求。

1、在(2016)苏0509民初2950号中,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认为:“关于合同约定的工程质量保修金,虽然合同约定保修金在保修期满后支付,但考虑到被告经营状况严重恶化且被告迟延履行已到期应付工程款的实际情况,为避免双方当事人诉累,本院对原告要求被告对结欠工程款要求一并支付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2、在(2014)甬奉民三初字第778号中,宁波市奉化市人民法院认为:“虽然至今尚未竣工验收,而再次复工已无法确定,并且原告也提出了解除合同的申请,为减少当事人诉累,对于原告要求返还保修金予以支持”

 

   【指导律师点评】          

大部分法院支持合同解除情况下质保金仍应当扣留,主要理由为:

1、根据《合同法》98条,合同的解除不影响结算条款的效力;

2、合同解除不能免除承包人的质保义务,质保金仍然应予扣留。

但对于质保金的返还起算时间问题,由于施工合同的解除往往是工程尚未完工时,承包人撤场,后续施工内容被发包人另行委托他人施工,此时工程何时竣工已非承包人所能控制,如仍依据合同所约定的质保期从竣工验收之日起算,明显对承包人不利。故法院对质保期的起算时间进行自由裁量,包括工程交接之时、合同解除之日、第三方进场施工之日、停工之日等。

部分法院不支持扣留质保金,其理由主要是《合同法》97条:即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故质保金条款也不再履行。另有法院基于公平原则、为避免当事人诉累原则等原因,不支持发包人关于扣留质保金的请求。

 

版权声明:除另有说明外,本文均是本签约作者原创,著作权归本公众号所有。欢迎关注和分享。媒体转载,必须在文章第一段前以加粗等显目方式注明:

指导律师:郦煜超  撰稿人:韩亚菲

来源:沪鑫官网:http://www.huxinlawyer.com/

责任编辑:蒋成嘉

weinxin
我的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